<rt id="iuyes"><small id="iuyes"></small></rt>
<acronym id="iuyes"><center id="iuyes"></center></acronym>
<acronym id="iuyes"></acronym>
<rt id="iuyes"><small id="iuyes"></small></rt>
<rt id="iuyes"><small id="iuyes"></small></rt>
  •                                                                                                                                                                                                                                                                                                                                                                                           English
  • ——
    媒體報道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新快報】移植器官 一次4個!

    發布日期:2020-12-09發布人:guanliyuan
        “感覺很好,不用再一次次注射胰島素和透析了,”12月7日,40多歲的丁叔對記者說道。2個月前,他剛做完肝臟、胰腺、十二指腸、腎臟 4 個器官的移植手術。從此,丁叔免去困擾10余年的乙肝困擾,回歸正常生活。


        飽受疾病困擾十余年,在廣州找到“最佳方案”

        丁叔長期居住深圳,十余年前就患上乙肝肝硬化失代償期,2型糖尿病合并視網膜病變,腎功能衰竭尿毒癥,生活質量明顯受到了影響。走遍了深圳及廣州的各大醫院,嘗試了藥物、血液透析、胰島素治療等各種治療方法,丁叔的病情沒有緩解,反而肝、腎功能進一步惡化,還出現過消化道出血,視網膜病變等嚴重的并發癥。由于長期疾病的折磨,丁叔的情緒也變得日益焦慮,家人也心急如焚,接近崩潰的邊緣。
        經介紹,丁叔找到了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以下簡稱“中山一院”)器官移植科何曉順教授團隊。


    何曉順教授團隊

        個性化定制移植方案,多學科合作破解技術難題

        入院后,何教授組織進行了多學科會診討論,邀請了包括本科室腎移植團隊,腎內科,內分泌科,麻醉科,重癥醫學科、手術室等多個科室,共同為丁叔制定個性化的移植治療方案。
        術前影像學檢查顯示丁叔的肝臟已經明顯縮小,合并嚴重的肝硬化,食管胃底靜脈曲張也十分明顯,如果不及時進行肝移植,隨時可能再發生上消化道大出血;他的雙側腎臟也基本萎縮,合并雙側腎結石,雖然規律血液透析,但檢驗結果提示血肌酐仍高達1000umol/L 以上(正常值為80-120umol/L),腎移植治療也是合適的適應癥;丁叔每日的胰島素用量達40單位,還出現了眼底視網膜病變,胰腺的功能所剩無幾??紤]到本中心多器官移植的優勢,胰腺移植也是理想的治療方案。
        何曉順教授表示,針對患者目前的病情,進行上腹部多器官移植聯合腎移植手術,是最合適的治療方案。但多個器官同時進行移植,無論手術難度,還是圍術期的管理,術后抗排斥方案的調整,都是非常具有挑戰性。因此,需要制定周密的手術方案及圍手術期的管理方案。
        上腹部多器官移植手術,國內其他單位很少涉足,這是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優勢技術,也是我國在全球器官移植領域能夠叫響的技術之一。何曉順教授團隊早在2004年就完成了全球首例上腹部多器官移植手術,2015年憑借上腹部多器官移植技術創新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近年來也從未停止繼續探索的步伐,目前上腹部多器官移植的手術例數及臨床療效均處于國際領先水平。
        問題是,雖然腎臟移植也是一項常規移植手術,但上腹多器官移植手術與腎移植在同一臺手術中完成還沒有先例。肝臟、胰腺、十二指腸、腎臟,這么多的器官同時移植,無論在手術技術、麻醉技術、重癥監護技術等方面都是新的挑戰!經與患者及家屬充分溝通并取得知情同意,手術方案最終達成了。
        隨后團隊為丁叔完善相關術前檢查,調整胰島素及血液透析方案治療,調整好術前的基本情況。經過一個月的等待,在 COTRS 系統(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計算機系統)的成果匹配下,丁叔終于迎來了手術機會。


    何曉順教授團隊

        高難度手術順利完成,個體化術后治療助成功康復

        按照何院長的部署,先進行上腹部多器官移植,然后再進行腎移植。這臺手術配備了中山一院器官移植科5位教授、多名臨床經驗豐富的博士研究生,麻醉科及手術室也配備了精兵強將,輪番上陣,確保手術順利進行。
        首先,鞠衛強副主任醫師及陳茂根副主任醫師進行了多器官(肝、胰腺及十二指腸)的獲取及修整,包括多余組織等去除,血管的修復以及器官的整體保存;而鄧榮海副主任醫師則進行了供腎的獲取及修整。
        隨后對丁叔開始手術。在術中CRRT(連續腎臟替代治療)的維持,麻醉科馬務迪及海冰寒醫師等的密切監護,以及手術室器械及巡回護士的配合下,何曉順教授團隊有條不紊地進行了病肝的切除以及移植肝及胰腺十二指腸的植入。與普通肝移植的植入不同,多器官移植具有更高的技術難度。
        在何曉順教授的指導下,鞠衛強副主任醫師帶領陳茂根副主任醫師,陳志濤、郭義文醫生等通力合作,僅耗時5小時就完成了病肝的切除以及上腹部多器官的移植,在開放血流后,新肝及胰腺隨即恢復正常的顏色。在病情平穩后,器官移植科主任王長希教授及鄧榮海副主任醫師進行腎移植,2小時就完成了異位右腎移植。在開放血流不久,尿液隨即從輸尿管流出。整個手術僅耗時7小時,麻醉師團隊寸步不離,保障了手術過程的順利。
        丁叔隨后轉回重癥醫學科,在蔡常潔教授團隊高度重視下進行監護治療。
        手術順利完成,但團隊一刻也不敢放松。何曉順教授深知,術后監護和康復也是對整個器官移植團隊非常重要的考驗?!皣烂苡^察,細致護理,多學科合作,靈活調整治療方案”是團隊制定的總治療方針。
        術后排斥反應,感染,血管并發癥等,都是術后康復中整個團隊需要面對的嚴峻問題。術后4周的時間,器官移植科醫護團隊通過督促丁叔早期下床活動,心理疏導,指導飲食加強營養等,精心的照料和護理。丁叔的肝功能指標在術后1周就達到了正常,肌酐在術后3周也降到了正常,術后3天就不再需要胰島素治療。從術后臥床到無需陪護攙扶自主下床活動。從深受疾病困擾到恢復健康,丁叔與醫護團隊攜手順利度過了術后康復這一關。
         術后4周,丁叔順利從器官移植科出院?!爸猩揭辉盒录夹g救了我的命!”丁叔的愁眉終于舒展成了笑臉。與術前嚴重肝功能惡化,需要依賴大劑量胰島素以及頻繁的血液透析治療相比,丁叔已經能夠恢復日常生活,終于能夠不再“以醫院為家”了。
         “我們根據丁叔的病情,制定了最合適他的治療方案”。何曉順教授表示:“對醫生和病人而言,創新就意味著生命!”參與丁叔治療的醫生和護士看到丁叔術后能夠回歸正常生活,都感到由衷的欣慰。



    丁叔的感謝信。

        進展:心臟移植正進行動物實驗,年底可取得階段性進展

        器官移植的技術究竟進展如何?以肝移植手術為例,從1977年到1983年,全國肝移植手術共做了58例,成活最長的一例僅活了264天。
        影響療效乃至移植失敗的最主要原因是,器官在移植過程的損傷。傳統手術中,被移植器官一般先處于冷藏狀態,缺少血液供應,因此不可避免地出現損傷。
        如何解決這一難題?何曉順提出設想,在不中斷器官血流的狀態下完成移植全過程?!霸硪埠芎唵?,提供2套供血系統,器官先由機器供血,接到人體身上后再中斷機器供血,這樣就實現了移植全過程器官血流不中斷?!?br />    據悉,上腹部多器官移植手術是中山一院的優勢技術,也是我國在全球器官移植領域能夠叫響的技術之一。早在2004年,何曉順教授團隊就完成了全球首例上腹部多器官移植手術,2015 年憑借上腹部多器官移植技術創新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目前上腹部多器官移植的手術例數及臨床療效均處于國際領先水平。
        據統計,1993年至1998年,5年內中山一院做了10例肝移植,但到了2019年,中山一院肝移植總量2000多例,肝移植年成活率更是接近發達國家95%的水平,換肝手術中,最長一例已經存活22年。
        是否只有肝能夠進行移植?何曉順介紹,這是一個不斷改良、循序漸進的過程?!澳壳?,肝硬化合并糖尿病建議考慮肝移植手術,操作簡便。此外,我們正在進行心臟移植的動物實驗,預計今年底就能取得階段性進展?!?/span>

        采寫:新快報記者王彤 通訊員彭福祥 潘曼琪


    一号彩票